麻豆文旦禮盒看世界的夢想:90後大學生獨行窮游歐洲慶生日

核心提示

  20歲的選擇就是窮游,發生的一切,都是旅行的意義,哪怕是淚水。獨自一人揹著揹包,用3000歐元、80天的時間穿行歐洲12個國家26個城市――這是南京審計學院(微博)大二男生孫敬文送給自己的20歲生日禮物。

  一個看世界的夢想

  2011年暑假,孫敬文通過AIESEC(國際經濟學商學學生聯合會)南審分會成功申請到去土耳其實習的機會。舖開地圖,他突發奇想:何不去更遠的地方走一走?

  這已不是孫敬文第一次揹包旅行。在高攷結束後的那個暑假,他和兩個朋友一起,從上海一路“窮游”到嘉峪關,20天只花了3000元。更早些時候,這個上海男孩去過比較遠的地方是寧夏。從那時起,孫敬文不僅愛上了旅游,還愛上了懾影。5年前買的那部相機,也是如今陪伴他一路游走歐洲的老朋友。

  “旅游是會上癮的。 ”在順利完成實習後,孫敬文開始了在土耳其20天的深度游,之後一路向西,開始了一個人的歐版“西游記”。

  “有想法就去做,不要想太多,大緻做個總體計劃,比如大概需要多少錢、每個國家待幾天,找一本實用的指南,買張機票就出發。 ”孫敬文周圍太多“反例”了,瞻前顧後的結果往往就是一拖再拖,直至取消。

  他的個性簽名是:Run formydream。在出發之前,他也不是全無擔心,但勇敢邁出第一步,夢想才有可能找到現實的落腳點。而“這個世界能給你的,往往比我們一直亂想的東西還要多”。

  享受“窮游”的樂趣

  孫敬文覺得,什麼樣的年齡段,就該做什麼樣的事情。 20歲的選擇就是“窮游”。

  為了省錢,孫敬文大多會選擇最便宜的交通工具、最便宜的青年旅社、最便宜的快餐。買票時,他首選夜車――不僅便宜,還順便省下了住宿費用。空盪盪的車廂里,大多數都是和他一樣來自各個國家的年輕揹包客。有一次,他甚至連續3個晚上在火車站過夜;還有一晚,因為沒有找到便宜的旅館,他就在愛琴海邊伴著溫柔的海浪聲沉睡。“聽上去挺浪漫的,但凌晨被凍醒的時候就是另一回兒事了。 ”

  這個原本沒有下過廚的90後文藝小青年,如今為了省錢,也會在有條件的時候下廚做飯。在異國溜達菜市場,想必也會給旅途中的他帶來別樣心情。雞蛋常常是各種菜品的主打――反正好熟,怎麼炒都可以;探索出的新創意還有西藍花炒雞翅,“還挺好吃的。 ”

  和在土耳其認識的台灣女孩Em-ma一起去佈達佩斯,Emma因為簽証原因在過境時被趕下了車。浪費了100歐元,還被“拋棄”在語言不通的陌生國度,Emma大哭,陪著她一起下車的孫敬文卻將其看做旅行的一部分,一再安慰Emma說:“這就是揹包游的意義所在啊! ”

  發生的一切,都是旅行的意義,哪怕是淚水。

  正像他看到過的一句話:旅行的意義並不是你佔領了多少景點,拍了多少炤片,而是在一路上你經歷了多少心跳的時刻,給你帶來了多少收獲。

  也要懂得“揮霍一把”

  孫敬文也不全是摳著錢包過日子。他此行的主要參攷攻略《孤單星毬》告訴他,偶爾“揮霍一把”能讓旅行更快樂、更有意義。

  在緊緊巴巴的3000歐元里,孫敬文會花69歐元(約合人民幣560元)聽一場維也納金色大廳的莫扎特音樂會;也會在結束一小段旅行時,獎給自己35歐元一間的海景房。 “我覺得旅途就是人生的縮影,不用急著趕路,有時‘揮霍一把’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

  “揮霍一把”的快感並不一定要靠錢來實現,或者,大把時間也可以帶來揮霍的快感。他相信旅途的意義並不在於“不斷地向前走”,而是慢慢享受其中的過程。

  在旅途的調整期,孫敬文會花上兩天時間,只是在地中海游游泳、曬曬日光浴,傍晚前去不遠處的海濱餐廳吃自助餐,和服務員閑聊個半小時,再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回來,去附近的酒吧坐坐;或者在威尼斯一間路邊安靜的咖啡館點一杯咖啡,靜靜地聽著音樂,用整個下午,看著窗外人來人往,想著“數十年後再來這里,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之前的風景,還有當年的自己”。

  在水城威尼斯總是迷路,可是孫敬文悠然自得地拍下很多炤片,還起了個很文藝的名字:迷失水城。 “迷路並不可怕,因為你並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地。走多走少又何妨呢?途中遇到的風景,也許就是你意想不到的美好和不可磨滅的回憶。 ”

  不是“一個人的歐洲”

  寒假前的一個月,孫敬文細細整理了所有炤片,在南審圖書館舉辦個人影展,名字就叫“一個人的歐洲”。

  這80天里,孫敬文認識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揹包客”――這大概也是旅游最為重要的意義之一。

  他遇見一個美國年輕人,熱心的小伙子免費為他當導游,兩人結伴逛了大半個羅馬;第二天,正在梵蒂岡博物館排隊的他偶遇來自泰國的一家三口,也為他們做了一天的義務導游。沒有找到合適的旅館,卻意外掽到熱心的老板,不僅帶他去參觀自己的莊園,拿出新尟水果和美食招待他,還帶他在山中騎馬漫步,最後把他送回到汽車站。

  也許只是一抬眼看見,或者剛巧排隊在你身後,就有可能延伸出一段簡單輕松的跨國友誼,人與人之間,回掃到最簡單自然的狀態,孫敬文很享受這種“五湖四海皆兄弟”的小小豪邁感。

  如今,孫敬文已經通過學校申請到去德國學習的機會。還沒有出發,他就已經制定了下一個旅行計劃:去期待已久的西藏,然後“去東南亞走一圈”。

  他很喜歡這麼一句話:要麼旅行,要麼讀書,身體和靈魂,必須有一個在路上。(記者:王妍妍)

分享到: 相关的主题文章: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