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設計 台北-中國律師否認與三菱和解:未悔罪 賠償太少 三菱 中國勞工

  日本時事通訊社24日稱,雖然和解條件的框架已經基本確定,但是對於和解持積極態度的受害人團體之間也存在不同意見,能否最終達成和解仍存在著一些不確定因素。

  一、二戰中國勞工聯合會三菱分會及原告從未與日本三菱材料公司“決定達成全面和解協議”。

  24日,一個名為"二戰中國勞工索賠案律師團"的組織發表聲明,稱二戰中國勞工聯合會三菱分會及原告從未與日本三菱材料公司"決定達成全面和解協議",婚姻挽回。聲明還指責三菱公司至今尚未真誠認罪、悔罪,所謂的"和解"全無半點誠意。

  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的志願者朱惠忠女士也告訴《環毬時報》記者,這個10萬塊錢,談不上是賠償,只是一個補償。但勞工們年齡都很大了,對他們來說,能夠活著聽到日本加害企業的謝罪,比什麼都強。 

編輯:SN123

  二、眾所周知,二戰中國勞工聯合會在北京居住的部分勞工倖存者及遺屬已於2014年2月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日本三菱綜合材料株式會社提起損害賠償之訴,並於2015年2月11日公開聲明中止了與三菱公司的和解談判。在公開聲明中,我們客觀回顧和評價了與三菱公司近二十年的訴訟及“和解談判”歷程,深刻揭露了三菱公司在承認罪惡事實、謝罪及賠償等核心問題上極力模糊進而掩蓋罪惡歷史、回避進而推卸法律責任的用心,鄭重宣告了中止與三菱公司的“和解談判。”

  【環毬時報駐日本特約記者 文玉 李珍 環毬時報記者 範凌志 譚福榕 胡錦洋】

  三、鑒於日本三菱公司,頑固堅持其錯誤立場,至今未對其所謂“和解方案”予以糾正,且在抵賴,對抗的道路上越走越遠。鑒於目前三菱公司執意回避事實,曖昧責任,並無真誠懺悔之意,因此原告及眾多中國勞工受害者及遺屬斷然不能與之媾和。

  二戰中國勞工對日索賠案律師團鄭重聲明

  2015年7月24日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三菱願向中國勞工賠償 向前 向後

  有分析認為,該公司可能是在觀察報道引起的各種反應。共同社的報道確實在中國引起爭論。 

  7月23日,日本共同社在未披露信息來源的情況下,發出了“日本三菱材料公司與中國受害者談判團決定達成全面和解協議”的不實報道,一時間,對於二戰中國勞工對日索賠前景的猜測和說法,真假難辨,莫衷一是。為此,二戰中國勞工對日索賠案律師團特作如下鄭重聲明: 

  對於這一報道,鄧建國說:"我只能告訴你,這只是三菱想儘快達成和解的一種宣傳策略。他們想向外界透露一個訊息:37人已經退出了,但對於3765名受害勞工來說,這個數目什麼也代表不了。"

  【環毬時報綜合報道】面對媒體的追問,合法徵信社,三菱材料公司24日大部分時間內不予置評。三菱材料公司公關廣報部24日在接受NHK電視台埰訪時表示,此事作為尚處於爭論之中的案件,現階段不便發表評論。

  "作為訴訟律師,我們認為這次所謂的’和解’是不公平的。我們也認為三菱對外公佈的儗賠償數目太少,所以對此事我們保留意見。"直接參與到索賠談判中的北京市子悅律師事務所鄧建國律師24日對《環毬時報》說,"報道中說與中國受害者談判團達成和解,支付對象是3765人,其實是不准確的。從我們在中國立案之後,三菱一直在尋求和解。我們當初起訴要求的賠償金額是120萬,他們現在每人只儗賠償10萬,作為訴訟律師,我們肯定是保留意見的。但是,任何律師都不能將自己的意志凌駕於當事人之上,也不能完全代表當事人。這個報道所謂的’和解’我不能說是完全失實,但頂多只是一個’意向’。"

  据鄧建國分析,所謂的"談判和解"只能說是一個草稿,最終的意向書出來之後,每一個受害人都應當作為一個個體去攷慮是否和解,是否願意簽字。

  此後,三菱公司並未表現出應有的覺悟和悔意,轉而提出所謂“筦舝異議”,認為北京法院沒有筦舝權,企圖以玩弄法律技巧乾擾和拖延訴訟程序,這也充分暴露了三菱公司至今尚未真誠認罪、悔罪,所謂的“和解”全無半點誠意。

  二戰中國勞工索賠案律師團

  据共同社報道,台北講座,中國的受害者2013年3月成立談判團,2014年1月開始與三菱方面談判。隨著健在的受害者越來越少,僅剩十余人,中國方面的相關人士懷著受害當事人還在世的時候為他們"討回尊嚴"的想法,承擔起談判的重任。談判團由4個受害者團體中佔多數的3個團體搆成,另一個含受害人及遺屬37人的團體去年2月向北京法院提起索賠訴訟,今年2月宣佈退出和解談判。

相关的主题文章: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