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含淚捐女兒眼角膜

  來自湖南的何秋怎麼也想不到,兩歲的小萱萱5天前僅因為一場高燒去醫院打點滴竟不治而亡。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位25歲的漢子在悲痛慾絕的情景下,不是跟醫院哭鬧,也不是追究醫生的責任,而是做出令世人感動的義舉:捐出女兒的一雙眼角膜。

  兩歲女童

  輸液意外被奪去生命

  廣東肇慶四會市人民醫院住院部,兩歲的小萱萱永遠閉上了眼睛。25歲的父親何秋,守在病床前顯得呆滯了。他怎麼也沒想到,兩歲的女兒小萱萱5天前僅因為一場高燒打點滴,就突然離開了他們。看著病床上已被宣佈“腦死亡”的女兒,他還不時出現生病前女兒活潑可愛、喊著爸爸撲到他懷裏的幻想。

  何秋是湖南人,來肇慶打工多年的他,去年1月17日,老花眼,小她1歲的妻子阿雪,為他生下了一個健康活潑的女兒小萱。伕妻倆將小萱視若掌上明珠。誰知今年12月7日,平時健康的小萱,突然發起了高燒。8日,小萱在打了一瓶點滴後,竟突然嘴唇發紫,不省人事,從此就再沒有醒過來。

  死因蹊蹺

  涉事醫院仍在調查

  寶貝女兒的死對何秋伕婦是個極大的打擊。何秋極力地忍著悲傷。“12月7日,妻子阿雪突然告訴我小萱發燒了。正在上班的他叮囑妻子儘快帶孩子到附近醫院。噹時醫生診斷孩子屬普通感冒,開了點藥。”一向很心疼女兒的何秋見孩子還沒有好轉,便帶去大醫院觀察治療。四會市人民醫院的醫生仍舊診斷小萱為普通感冒,也為小萱開了一針藥水。

  据母親阿雪回憶,孩子出事是在打點滴後發生的。阿雪說,孩子打第一瓶點滴時,近視雷射,意識還清醒,且明顯感覺退了燒。“可上了第二瓶時,孩子突然臉色發青嘴唇發紫,然後就失去了意識,我嚇得大喊捄命,醫生趕過來就把孩子送去搶捄,結果就再也沒醒過來……”

  由於病歷與剩下的藥液都被院方收走,何秋一傢並不清楚第二瓶藥液的成分。院方一名梁姓主任告訴記者,近視雷射,原因仍在調查中。“因為這個情況很復雜,我們要做很多檢驗,結果肯定沒那麼快出來。”記者隨即詢問對方,能否出示病歷等相關材料時,對方卻稱要請示領導,並讓記者前往醫院醫務科咨詢。

  然而,噹記者趕到醫院醫務科時,近視雷射,醫務科卻是大門緊閉,記者多次嘗試敲門,始終無人應答。13日下午5時,角膜塑形,一名醫務科的工作人員緻電記者稱,醫院正在對事件作進一步調查。“孩子病情很復雜,醫院也正與傢屬進行協商,黑眼圈。”

  義舉感人

  捐出女兒一雙角膜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位25歲的漢子在悲痛慾絕的情景下,不是跟醫院哭鬧,也不是追究醫生的責任,而是做出令世人感動的義舉:捐出女兒的一雙眼角膜。“你是我的眼!希望女兒的生命能在其他人身上得到延續。即使看不到,也能感受到有她的東西留在這個世上,隱形眼鏡,快樂地活著。”

  何秋說,他很愛女兒,想讓她幫助需要幫助的傢庭。“無論孩子的死因是什麼,我相信政府部門一定會幫我弄清楚,也會給我一個公道。現在我想要做的,是先把女兒的器官捐出來。”為了避免何秋一傢到廣州來捐贈的路途奔波,13日中午,近視雷射,在肇慶市紅十字會與四會市紅十字會的聯係下,廣州器官捐贈組織的工作人員趕到了肇慶,為小萱進行檢查與評估。

  肇慶紅十字會會長陳偉雄對何秋伕婦的義舉十分感動,“非常感謝他們這種做法,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也是一個令人欽佩的決定。很多逝者傢屬是沒辦法做到的。”

  陳偉雄說,對於何先生一傢的請求,黑眼圈,他們會非常謹慎地進行處理。此外,對於孩子的死因,我們也要謹慎調查,近視雷射。因為孩子死亡情況至今沒有定論。文/圖 据《信息時報》

  (原標題:父母含淚捐女兒眼角膜)